365游戏厅app

【陋室观复】搞不懂的成熟

  前不久有院长朋友传达了一个故事,说是新近选取了一位海外留学有成的学子做秘书,见识、文字都很有新意,虽然不太注意场面小节,但官长初时感觉还是不错的,直至在一次出差公干中才发现了该家伙随性过头,“简直”是太不成熟了,只好忍痛割舍之。

  故事是这样的,下飞机后院长一行径直上了车,及至抵达宾馆,才意外发现居然找不到自己的行李。问秘书,想不到得到的回答是:你的行李我怎么知道?哭笑不得之余,院长循循教导之,后生当即表示反对,理直气壮地回答说,首长身体健硕,疾步走先,并未发布行李命令,再有秘书者并非搬运工,何责之有?首长话语顿时堵塞,留下感叹:“现在的80后责任感缺失也就算了,想不到在观念和想法上也如此不成熟。”

  很同意领导所言。虽然官场上有些什么规制我不太清楚,不过秘书任劳任怨应该是必须的,比起点灯熬油,稍许体力活真的不算什么,诸如办公室的端茶倒水,甚至是业余时间的跑腿扛米什么的,都理当争先,只是说到想法上的不成熟,草民理解起来就有些费解。

  别的不说,坦荡表述观点怎么会是不成熟呢?我自己属于那种比较随性的人,有什么想法基本都是直接出口,对不成熟的说法深有体会,过往几十年来屡屡被训导:幼稚、长不大、不成熟,等等。说话之外,更糟糕的是行事也多有放纵不羁、任由自己意愿表演的时候,俨然不懂“规矩”的样子,结果可想而知。

  在下并非顽冥不化,旅途时有善意之人劝诫改变,也曾想过从幼稚中成熟起来,可是一想再花费心思去琢磨别人的心思的同时,还要谨小慎微地寻思该怎么说话,身心疲惫不说,在内心里多少还是很担忧的。不说口无遮拦对健康好不好,长时间的口是心非需要强健的身体和意志,散漫的我意志薄弱,有些担心落下心理疾患。加之吃粽子的时候,偶尔还会想起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演员,伴随那些虽然真假难辨,但热情洋溢的,关于特立独行的标榜、教化,再有洋人“做回你自己”,或者是本我等诱惑学说的干扰,是否应该成熟确实难以决断。被这些实践起来很麻烦的乱七八糟理论搅和着,时间一长,就沦落到自然状态的禀性难移了:虽说深知个体怎么样是个人的事儿,但还是没法成熟长大。

  置身俗世,不要说鹤立鸡群不容易,就是丑小鸭般鸡立鹤群也很难。很多时候我分不清特立独行所指到底是性格层面还是人格层面,所以呢,说好听一点,做比较各色的本我经常际遇不成熟的“棒喝”。这不是让人高兴的事。

  奇怪的是,展示真实的自我这种对他人对自己而言都不错的事情为什么人们并不欢迎。直接说出与官长不同的意见,虽有顶撞之嫌,那也是“不良”习惯使然,为什么不去改变这种习惯,而去追求虚妄的“享受”?判断者无需消耗热量就明了真实思想难不成阻碍了智力锻炼?

  现在都追求创新,个人如此,连族群也从文化范畴来探讨创造的梦想。好在大家都相信创新是需要个性张扬的,就像乔布斯之流,为此建设创新环境什么的说法开始泛滥,从乡野到庙堂无不希望在文化上有成熟的环境。

  大而化之的标语好写,似懂非懂语境下的具体影像却不容易看明白。比如说吧,脱离躯体构造,一个人怎么样才算是长大成熟。

  有时候,尤其是看电视的时候会想起这些,现实生活中似乎大家都习惯听好听的,按首长的意思说话办事,更多时候甚至是在普通人之间说话办事也需要明了他者的喜好,所谓原则、规矩,或者是人人都貌似义愤的道德之类,反而隐身到后面,成为无足轻重的东西了。

  当然,感觉到疲惫的是我也会老Q一样找理由来安慰自己:不是真实的我不成熟,是这个大家习惯了虚饰、苟且的文化环境不成熟,可到底是不是如此,那就不知道了。

上一篇:《同学两亿岁》同名专辑上线 致我们共同搏击风浪的青春

下一篇:没有了